Chopard萧邦L.U.C Full Strike三问表 如水晶般纯净的天籁之音

2016-12-22 18:02

完善、专业,且拥有多元技能的Chopard萧邦制表工坊六年多以来致力于研制品牌臻至完美的报时问表

  完善、专业,且拥有多元技能的Chopard萧邦制表工坊六年多以来致力于研制品牌臻至完美的报时问表。L.U.C系列已于2006年推出过一款小时报时的小自鸣腕表:L.U.C Strike One,在每个整点时刻打簧报时。今后,该系列又将增添一款完全由Chopard萧邦自主研发、制造、组装的三问表:L.U.C Full Strike腕表。从外观看来,这是一款以“公平采矿”玫瑰金打造、表径42.5毫米、拥有精美镂空表盘的出色腕表,然而精美外观的内部其实蕴藏了众多重大的技术突破,从而使之跻身最具革新创意的三问表之列。

Chopard萧邦L.U.C Full Strik

  Chopard萧邦L.U.C Full Strike三问表是一款以敲击透明水晶音簧来报小时、刻和分钟的非凡时计。这些长管状盘卷水晶音簧与腕表的镜面连结为一,使整体成为一个完美的扩音装置,忠实地传递出由音锤敲打蓝宝石水晶所产生的鸣响声,而且装置可在10点钟位置一览无遗。它的鸣响声拥有无与伦比的纯净音质,层次丰富且圆润浑厚,共振出强而有力且余音缭绕的天籁之音。我们所能想象那种清透晶莹的音色在该腕表上展露无遗。L.U.C Full Strike三问表的鸣响声就如我们用一把高级银制餐刀轻轻敲击一个放在星级餐厅桌上的Bohemia水晶杯所发出的美妙音符。

  Chopard萧邦的制表创意

  在这优美乐音的背后潜藏了Chopard萧邦制表工坊前所未有、最为精密复杂、也最具创意的机芯。为了研发这枚自制的08.01-L机芯,Chopard萧邦花了将近一万五千个小时的投入与精力,且申请了三项专利。也因此让Chopard萧邦在内部自行研发出完全创新的设计,解决了一些长久以来难以攻克的机械问题。这些创新点不仅针对音簧的性质,也考量到整体的报时装置、其功能运作甚至人体工程学等。

  最特别的是,此机芯配备一套安全防护系统,保护机芯不会受到任何不良操作的影响而威胁到三问功能的正常运作。表冠向一个方向旋转用来为机芯上链,向另一个方向旋转则为报时装置上链。L.U.C Full Strike三问表因此具备足够的动能以鸣响十二次耗时最长的12点59分(就三问表而言)。而且,它也配备一个设在2点钟位置的双动力储存显示器,其上重叠的两根指针分别显示报时装置和机芯的动力储存状态。

  Chopard萧邦L.U.C Full Strike三问表最大的优势点在于:将这集聚高技术机制的时计佩戴在腕间,技艺高超却深藏不露,因为它拥有极致精巧细腻的外观并标有日内瓦印记。佩戴者可随心所欲,压按配置在表冠上的按钮,即可听到腕表报出小时、刻、分钟的美妙乐声,这悦耳的鸣响声将成为佩戴者及其周围的人最动人心弦的享受。

  性能卓越的蓝宝石

  透明蓝宝石水晶是传统的腕表防刮镜面用材质。然而这种材料的质地十分均匀又坚硬,并拥有一些Chopard萧邦得以成功开发的卓越性能。一般而言,三问表的音簧是指环绕着机芯的管状零件,报时装置启动时受到音锤敲击,通过振动产生共鸣而发出声音。但与其使用钢制或金制的音簧,L.U.C Full Strike三问表配备了蓝宝石水晶音簧,而且Chopard萧邦还希望将这革新设计推展得更远,让这些音簧成为和谐整体的一部分。

  换言之,这些蓝宝石水晶音簧和蓝宝石水晶镜面是由同一块蓝宝石水晶制作而成,所以音簧与镜面这两者其实是合而为一的同一块材质,没有任何焊接点,也无需粘胶或螺丝接合固定,这在钟表史上是完全独特新颖的设计构想,所以Chopard萧邦为此申请了一项专利。不论是在制表业或是在高保真领域,经衔接的材料一定或多或少会对声波的传递不利。所以音簧与镜面之间无懈可击的一体连结可直接将声音忠实传递到表壳外,不失丝毫力道与其独特的音质。

  蓝宝石水晶还具有另一项优势,那就是它质地十分坚硬的特质。即使用钢锤敲击两百万次以考验其耐受度,它还是坚固不破。不过,坚硬优点的代价便是:制作这种材质的高难度。要运用如此坚硬耐磨的材质来制作出精细至极的整体,又不能让音簧和镜面之间的连结断裂,需要很多力量够强但同时又很精确的工具。光是音簧和表镜这整个部件的加工就需要三年的时间才得以研发成功,是一项技术壮举和耐力的考验。

Chopard萧邦L.U.C Full Strik

  鸣响声的力道与精纯

  Chopard萧邦L.U.C Full Strike三问表拥有独具特色的音质。它所发出的鸣响声不带有金属般的冰冷或生硬感,而是十分丰满圆润、清澈晶莹的感觉。其音阶是调成do和fa两个音符,响声悠长持久,余音缭绕。层次丰富的音色也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因首次采用蓝宝石水晶作为发音源,而蓝宝石水晶本身也扮演了扩音的角色。

  最后,L.U.C Full Strike三问表的鸣响强度也是一鸣惊人。对Chopard萧邦表而言,声音的强度并不是最优先要达到的目的,因为若要获得强度就不得不牺牲声音的品质。而该腕表在打簧报出12点59分的16秒中,其响声是以均衡一致的方式发出,要达到如此难得的鸣响成果可谓是制表的一大壮举。

  响音之间

  对音乐而言,有时无声胜有声,静默跟乐音同等重要。对三问表而言,静音阶段也拥有同样的重要性,于是Chopard萧邦就朝着这个方向来研发L.U.C Full Strike三问表。它的调节器,也就是为鸣响装置给出节奏的组件,是一个转动的零件,可在8点钟位置看到。调节器通常会发出一种嗡嗡声,但08.01-L机芯的调节器完全听不见任何声音。一般鸣响装置所用的组件有时会在旋律结束后发出一个咔哒声,但L.U.C Full Strike三问表不会如此。而且,本腕表改善了一个三问表最令人伤脑筋的问题,也就是在报时最后一声和报刻第一声之间的静音阶段可能会随着要报出的刻钟不同而长短不一。

  的确,整个鸣响报时阶段会有一段报时,一段报刻,然后再加一段报分钟,其中通常会有蛮长的静音空白,此时佩戴者必须耐心等待,有时还会疑问腕表是否还在运转。但Chopard萧邦的08.01-L机芯会自动跳过这些过长的静音阶段,得益于它精巧的结构,它时、刻、分的齿轮是重叠的构造,因此可互相牵动,当其中一个结束打簧,就会自动启动下一个机制转动,无论接下来要敲打多少次,其间节奏都保持恒定一致。

  机芯的建构艺术

  08.01-L机芯的设计理念独树一帜。通常,传统三问表的机芯是两层重叠的结构。一层是测量时间的机制,另一层负责将这测量出的时间转化为鸣响旋律。而这枚崭新的L.U.C机芯极其精密纤薄,使得L.U.C Full Strike三问表的表壳总厚度仅仅11.55毫米,对于一颗装载远超过500个组件的机芯而言,这样的厚度真的非常难得。

  在机芯中,整体由发条盒、轮系及调节构件组成,这个部分拥有60个小时的动力储备功能,而且经瑞士官方天文台精密时计认证(COSC)。对此,L.U.C Full Strike三问表完全符合Chopard萧邦联合总裁卡尔-弗雷德理克·舍费尔(Karl-Friedrich Scheufele)的严格要求,也是L.U.C.系列腕表所恪守、获精密时计认证的高级制表原则。另一方面,本腕表三问功能的打簧报时机制跟传统做法大相迳庭,它是设置在表盘这一面,所以整体机制可从表面上一览无遗。

  Chopard萧邦L.U.C Full Strike三问表的音锤是精钢材质,其敲击的力道可依个人喜好来个别调整。调整声音强度这种精密的操作可轻松地交由钟表匠即可。

  别出心裁的动力储存显示系统

  对于演奏管乐器的音乐家而言,他在娴熟掌握乐器之前,最重要的基础工具就是他的“气”。同样的,对一枚三问表来说,持续力也是极具决定性的一环。L.U.C Full Strike三问表配备两个发条盒,两个都是滑动弹簧的构造,形同自动上链机芯的发条盒,使上链的动作不至于绊到过于紧绷的弹簧,而这同时也可防止断裂。其中一个发条盒储备测量时间所需的动能,另一个储备打簧报时机制所需的动能。因此,L.U.C Full Strike三问表不需消耗动能来运作传统问表位于表壳侧边的报时拨杆。三问功能的动力是储存在专用的发条盒中,让腕表能够鸣响十二次“耗时最长”的12点59分。若要上发条,大直径的玫瑰金表冠结合差动器,可将手动上链的动力依照表冠旋转的方向直接传递到该传递的发条盒中。

  Chopard萧邦L.U.C Full Strike三问表也配备一个精巧的动力储备显示系统,该系统由两根同轴的指针组成。一根金色指针,显示机芯的动力储备状态,另一根蓝色指针显示出可启动多少次报时鸣响功能。但这个动力储备的显示系统不单是给予信息而已,这也是本腕表众多安全防护机制之一的基础。

  让机芯的运作更安全可靠

  三问表复杂精密的互动机制在制表上堪称无与类比。运作的机件非常众多,所以损坏的可能性也跟着增加。因此,Chopard萧邦特别为08.01-L机芯设计了三组安全防护机制,保护机芯免因错误操作而受损。鸣响报时的动力储备系统也结合一个仅半边有齿的齿轮,当动力不足时,便会自动停止三问表的鸣响功能,所以腕表就会因缺乏动力而无法进行完整的鸣响运作。

  另一方面,为了将报时机制的动力储备功能提升至最高程度,Chopard萧邦在08.01-L机芯的离合器上加载了一个精巧的机制,并为此申请专利。此机制让离合器在离与合之际,调节器不运转,惟有在一切都就位时,报时机制才会消耗动能。

  鸣响机制在运作当中,表冠与机芯会断开连结,所以此时无法进行调整时间的动作,因这会导致机芯损坏。装置在表冠上的报时启动按钮在此时也会被制止,因为若不小心再启动一次该机制,会恶性强迫到鸣响机制的离合器。

  让鸣响的运作更精确可靠

  装载三问功能的机芯所会遇到的风险不仅仅是零件损坏的问题而已,也可能遭遇鸣响不完美的困境。因此Chopard萧邦创造了一些额外的安全机制,可确保每次鸣响报时的规律性。蜗形凸轮是决定问表敲击次数的部件,通过齿条上的突出部位运作,但本腕表的鸣响运作信息不是像传统做法,直接由这些齿条传递,而是由启动凸轮的棘轮运作。这样的传动装置原则可提高安全性,继而确保规律的鸣响节奏。这种建构方式通常运用在报时蜗形凸轮系,但在本机芯上,也延伸运用在报刻凸轮和报分凸轮的设计。

  Chopard萧邦也解决了鸣响声强度不规律的问题。为了避免最后几声鸣响的强度变弱,于是,运用棘轮的同轴结构以确保音锤举高的精确度,在音簧上敲出恒定的力道。而且,报时和报刻的棘轮之间具有灵活的连结,这可确保报时最后一声和报刻第一声之间恒定规律的节奏,不论接下来有几次报刻鸣响。

  拥有了这七项安全防护机制,L.U.C Full Strike三问表达到异常出色的精密复杂程度。受多层保护的腕表可免于受损的风险。这种时时刻刻关注腕表耐用性能和坚固品质的精神正是Chopard萧邦制表的特色。

  L.U.C系列时计的精美出色

  除了富含高端制表复杂功能的丰富底蕴之外,L.U.C Full Strike三问表也是一枚外观设计极致典雅华贵的腕表。忠于L.U.C系列腕表的设计特色,它的表壳中层润饰了垂直缎纹磨砂处理,与饰有抛光处理的表圈及表底形成美妙对比。而且,表底的所有铭刻均为手工镌刻。腕表的表壳是以经“公平采矿”认证的18K玫瑰金打造,这项认证证明了Chopard萧邦对小规模手工采矿者按照符合伦理、道德、环境保护准则的工序流程开采的金原料的支持。

  直径42.5毫米、厚度11.55毫米的表壳拥有最恰当不过的尺寸。特别精心勾画的线条拥有十分均衡的美感。事实上,大部分的三问表通常是配备位于表壳侧边的报时拨杆,以提供鸣响机制所需的动能。但本款L.U.C Full Strike三问表的启动装置是压按设置在表冠上的按钮。腕表搭配经CITES认证的双面鳄鱼皮表带,手工缝制的表带材质是经植物性色料染色。双面鳄鱼皮表带的好处是,无论是欣赏表盘或从表底可透视的机芯,两面都是精美的珍贵皮革。

  Chopard萧邦L.U.C Full Strike三问表的表盘拥有大面积的镂空装饰,但这需要更精雕细镂的功夫。它完全以实心金精制,包括设于6点钟位置的小秒针。表盘的机刻饰纹以萧邦的商标(此次很例外地放在3点钟位置)为中心向外放射。表盘的各个不同层次也饰以黑色移印,除了铁轨式刻度设计是镌刻在蓝宝石水晶音簧/镜面上。

  关注细节的精神

  L.U.C Full Strike三问表处处体现出萧邦关注细节的精神。所以,它的机芯和表壳都拥有日内瓦印记。这项特别严格的认证标准在技术上和美学上均有严谨规定,因此让08.01-L机芯各个组件的设计与制作都更加困难复杂。例如,日内瓦印记规定发条不能使用线型弹簧,而必须附带榫头且施以加工修饰。然而承载调节器配重的部件仅有7/100毫米。

  08.01-L机芯的所有组件均经过精心的加工修饰,无论是圆形麦粒饰纹、日内瓦波纹或拉丝线条,均精致细腻,且无论如何都经过谨慎细心的全手工倒角打磨。机芯的底盘和桥板都是以德国银精制,这种高贵的金属材质不允许任何刮痕或任何制作上的失误。未经加工处理的德国银呈现出它天然的色调,是一种稍带金色调的灰色,可透过L.U.C Full Strike三问表的蓝宝石水晶表底一览无遗。

  各个细节之精美、精雕细刻的加工修饰,再加上晶莹剔透、丰满浑厚的响声,Chopard萧邦L.U.C Full Strike三问表集萧邦所有丰富的制表专业技术于一身。在Chopard萧邦制表工坊创立二十年后的今日,推出这款制作严谨、卓尔不凡、适合日常佩戴的三问表,惟有静心倾听和热爱卓越精品的现代绅士或内行鉴赏家才能真正感受到它的细腻微妙。

(责任编辑:fengshurong1)

关键词:Chopard   萧邦   三问表   腕表

分享到: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