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ex | 劳力士游艇名仕型 II |精准极致的腕表

2016-11-04 00:15

Rolex | 劳力士游艇名仕型 II |精准极致的腕表,游艇名仕型 II特别为专业航海家研发,是全球首款配备专利机械式记忆设定倒数计时功能的腕表,让帆船比赛参加者的起步计时能与官方计时完全同步。

Rolex | 劳力士游艇名仕型 II |精准极致

  游艇名仕型 II特别为专业航海家研发,是全球首款配备专利机械式记忆设定倒数计时功能的腕表,让帆船比赛参加者的起步计时能与官方计时完全同步。

  参赛帆船速度惊人,紧密相靠。船员倾身向前,似要用意志力和身体姿势,奋力协助帆船加速。起点线就在眼前,但只有一艘帆船能以率先启航。船长们不仅经验丰富,脸上更流露着饱经风浪的痕迹,彷佛诉说着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当中的坚定决心,不言而喻。这一切均在发令枪响起前发生。

  事实上,在信号响起前30分钟,帆船赛已经展开。不少细节必须在这段时间作出决定。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比赛即将开始,船长必须打醒十二分精神,待发令枪一响,便立即带领帆船穿越起点。一秒落差,足以令优势尽失。但船长亦深知,如果他抢先起步,便得返回起点线,重新出发。如此一来,打击更大。

  然而,此刻亦不是保守谨慎的时候。船长轻碰操控盘,稍稍把船只驶离当风处,向前加速。缭手松开帆索,为新航程调整帆形。他们专心致志,期间不发一言。每个船员均专注于获分配的工作。发令枪一响,比赛正式开始。

Rolex | 劳力士游艇名仕型 II |精准极致

  每场比赛最难以掌控的因素,便是风。没有人能够准确预测风向和风速。在比赛开始之前的一段时间,船队便要着手研究天气趋势。后帆船员会讨论哪条航线较为合适。例如,航线东面较当风、海浪或水流均较有利,船只在启航后便会朝该方向行驶。为证实决定正确,方法之一便是在开赛前试航,驶经第一赛段的主要部分,藉此了解风势。

  对许多船员而言,比赛开始的一刻,绝对是个让人心跳加速的经验。船队随意调动位置,看似是个混乱的局面。然而,船长早已心中有数,势要占先启航。他们有组织地占据有利位置。不论在足球场还是篮球场上,球队都会“做假动作”,智胜其他队伍。在帆船比赛中,冲线是最重要的时刻。因此要率先抵达,便要有全盘战略,当中也需要不少“假动作”。

  而下一步便是在启航信号响起前,确定船帆设定无误,故船员不时调整船帆。在高尔夫球比赛中,球员和球僮会在击球前,讨论选用哪款球杆,而帆船赛也相类似。船帆组合和船桅设定的选项众多。从一开始,船队便需选定最有效的船帆和设置。

  赛事委员会亦会尽量安排起点线与风向成直角,使帆船可于不同位置启航,令各船只公平作赛。不过,这种情况很少真正发生,因为风向不时转变,船队亦会相互靠近,难以确定风势。舵手的目标便是在起点线找到一个没有船只阻挡的位置启航。然后按照计划,在不受风势和水流干扰下航行。

  船只体积越大,增至全速的时间便越长。在驶过起点线前,帆船必须以最高速度航行,既要接近起点线却又不可偷步。否则后果堪虞,因为偷步船只需要返回起点线,重新正确启航,而此时大部分船队早已扬帆而去。舵手最担心的莫过于太早起步,所以他们的计划或多或少偏向保守。要在准确一刻启航,关键在于舵手的技术。

  顶尖舵手会在启航前进行数次计时航行。这样做可让舵手知道在折返和全速启航前,应与起点线保持多少距离。此技术由三届美洲杯冠军舵手哈罗德 ? S ? 范德比尔特(Harold S. Vanderbilt)在1930年代率先引入。当时的重型J级帆船,需要一段长航道才足以提升至最高速度。范德比尔特会在折返起点线前,驶离起点线数分钟。他亦知道其他船只以相同速度反向行驶。如果船只太早到达起点线便需减速。而范德比尔特当然希望他的帆船一直增速。今天,轻量级帆船的加速过程比J级帆船快得多。因此,要先拔头筹,瞬间决定便是关键。

(责任编辑:fengshurong1)

关键词:Rolex   劳力士   腕表

分享到: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