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巴塞尔钟表展专访:对话著名腕表杂志主编潘箭 中国腕表品牌应保证学习的态度

2014-04-01 16:52 来源:pclady 作者:树、Cindy

中国团队之前也来过巴塞尔,是在六号馆,那是专门对大陆和香港企业设置的一个展馆,位置比较远,展馆内都是专门提醒中国人不要乱扔垃圾的中文标语。今年中国品牌集体进驻二号馆,组委考虑到中国市场的重要性,给中国品牌安排的位置是二号馆一层,这

2014巴塞尔表展

  【3月31日巴塞尔讯 PCLADY现场报道】作为资深媒体人,同时也作为顶级腕表玩家,潘箭老师给我们的印象仍然是非常随和的,这次PCLADY有幸采访到潘箭老师,谈及最多的也是中国腕表的未来发展之路,下面让我们一起近距离对话潘箭老师。

著名腕表杂志主编潘箭老师

著名腕表杂志主编潘箭老师现场接受PCLADY采访

  PCLADY:这次中国品牌集体进驻二号馆,您如何看?参加巴塞尔表展对中国品牌将来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潘箭:中国团队之前也来过巴塞尔,是在六号馆,那是专门对大陆和香港企业设置的一个展馆,位置比较远。今年中国品牌集体进驻二号馆,组委考虑到中国市场的重要性,给中国品牌安排的位置是二号馆一层,也是希望中国展团在各方面有所突破。但是,我看完二号馆中国品牌的展台后发现了很多问题,我们跟世界顶级品牌同台竞争,必须抱着学习的态度,学习一个好的国际品牌是如何炼成的。

  其中最大的差距在于,一号馆国际大牌会为了这个9天的展会花几千万欧元搭建一个展台,而我们这边大的展位花费50万人民币,小的展位仅40万人民币。为什么一线品牌愿意花这么多钱在9天内搭建一个展台呢?这反映了国内外品牌价值观的差距,瑞士品牌一直非常注重做未来的品牌,他们从参展的形象就开始注重。

  一号馆里的二层三层都是一些国际小品牌,他们一年的营业总额与我们中国品牌差不多,但是那些品牌都非常讲究,我们能看到每个橱窗的故事、每个场馆的装饰都非常上档次,无论这个品牌的售价有多低,他们的场馆都装饰得一丝不苟。相反看到我们自己的展馆,这里放根香蕉,那里放个纸袋,吸尘都没做到位,而一号馆的那些品牌展馆随时都能看到有服务员在进行清扫。

  PCLADY: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品牌打造品牌形象的意识不够强吗?

  潘箭:其实手表的属性在这个年代已经非常淡了,如果说1.0(1号馆1层)展出的是奢侈品的话,那1.1(1号馆2层)与1.2(1号馆3层)更多的是强调设计。我们什么都输得起,但我们中国人的形象输不起。我们人都来了,几十万都花了,为什么不能多花一些钱做一些形象上面的宣传呢?我认为在中国品牌中,做得好的有两个:一个是飞亚达,一个是TTF。飞亚达进入一号馆后,它的形象就完全发生了变化,完全以国际的思路把自己打造成受国际尊重的品牌;而TTF,这是一个珠宝品牌,有不少外国人认为TTF的展厅设计是整个二号馆最漂亮的,既有民族特色,又有中西合璧,这个品牌在一两个月前把总部进驻到法国,完全是以国际顶级品牌的标准来塑造自己的形象。

  TTF今年有一件作品让我印象深刻,就是两棵树合在一起成为一匹马的作品,习主席此次访法将这件作品作为礼物送给了法国总统。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作品,能够代表中国形象,无论从创意还是到最后的实现,每一个细节都做得一丝不苟。很多外国设计师对这个设计赞不绝口,完全不相信这是出自中国设计师之手。像这样的作品拿出世界就能代表中国,如果中国的产品按照TTF这个思路做,我们一点都不发愁,一定能够在世界最高的奢侈品领域站稳脚跟。

  PCLADY:要改变目前的现状,需要靠品牌自身还是依托中国大的行业环境?

  潘箭:中国品牌还没准备好,他们来到巴塞尔不知道是要卖表还是要树立形象,还是说仅仅做一个噱头。其实,我觉得对品牌来说,一举一动都是产品形象,国外品牌的展馆特别的有条理,而我们的展馆不像是卖表的,不像是展示表的,更不像奢侈品牌那样在做形象宣传。同时我们学习的机会也不多,很多时候,我们中国品牌也有些自大,不愿意去学习。

  PCLADY:那您觉得今后中国品牌会越来越好吗?

  潘箭:有可能像飞亚达一样。飞亚达最初参展的时候我也见过,现在的他们已经完全去本土化了,而且他们的指导战略做得特别好:即做国际顶级品牌。他们用行动在实践,很注意一些细节之处,例如橱柜玻璃上留下了指纹,他们也会赶紧擦掉。总得来说,中国品牌还是有希望的。

  PCLADY:今年的新表,在设计上哪些表款令您印象深刻?

  潘箭:钟表主要分几个方向,例如做特别有创意的机芯,像新的结构;还有种是做设计,设计就是给人一种美感,我们买任何东西都会先看美感,感觉美了才会发生兴趣。今年,在设计方面做得最好的还是时尚品牌,长期以来迪奥、香奈儿爱马仕这些品牌对美的独特审视,让他们在世界上站稳脚跟100多年了,这100多年来他们经历过了起码两三代人的审美变化,也经历过了各种不同艺术形态思潮的影响,这些品牌都坚持下来,所以说这些品牌的审美可以说是整个行业的标准。

  迪奥今年做的一些独一无二的限量表,一拿出来就让人特别动心。先不论价格,首先从外观上来讲,你就非常想拥有它,你能觉得有一种满足感。拥有它以后就会特别的开心。包括它用珍珠贝母,搭配的颜色非常的和谐,和人的穿衣一样,同样的衣服,有人穿上很好看,有人穿上就挺难看 ,就是在于你怎么搭配,怎么用一些细节去做一些视觉上的调整。

  PCLADY:您好像对美的东西特别感兴趣?

  潘箭:其实任何东西都注重是美,百达翡丽也好,劳力士也好还有欧米茄这三个品牌可以算是整个Basel表展里面的三座大山。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想怎么把细节做到极致,怎么让全世界人都想拥有它们,而不是说做一件东西来哄哄瑞士人就算了,那样的东西永远都不能走出去。

  PCLADY:有一些品牌将实行香港和大陆统一价,甚至是海外统一价格,您如何看这个政策?这能真正优惠到消费者吗?

  潘箭:其实手表定价的法则没有一个同等核算的方法,表盘厂里面,有的表盘要370欧元,但很多手表的零售价格也达不到这个价格,所以说每一个产品的每一个定位阶层不同,里面的技术含量也不同,所包含的价值也不同,比如螺丝售价不同取决于这个产品的定位。香港到中国有一个30%-40%的税,让制造商来消耗这个税率是有难度的。在不能降低质量的情况下,品牌自身要去消耗这么大的差额税率,是很冒险的。

  但是最终钟表消费,从直接的出口数据来看,有一半是中国人消费了,另外一半里的30%是被中国人隐形消费了,比如当地的华人、华侨和游客,意味着钟表世界70%以上的表被中国人买了。我认为,买表有两种心理,一种是我自己也经历过,例如我和朋友推荐让他买一个宝玑的那不勒斯皇后,他买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因为在全世界都买不到,好多手表都是这样,你拿着钱在全世界都买不到。

  还有一些买的是便宜,买的是差价。比如有的表在中国卖10万,我们到法国出差一看,因为那边没有奢侈品增值税,这个表才7万,再刷一个银联的再减10%,再来个12%的退税,这个表就达到半价了,花了5万元买了一块10万块钱的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人买了很多只。有些表可以拿到二级市场上加价卖钱,但是这风险很大,这风险就是牢狱之灾。因为中国海关有一些规定,凡是你携带超过6000元商品,不申报可以说就是触犯法律了。很多人戴着表进关,是因为没有被发现所以没事,一旦被发现就是触犯法律,到时候是很麻烦的。

  PCLADY:您觉得今年的中国市场会好起来吗?

  潘箭:好不好一个是看瑞士对华、对香港的出口数据,另外一个是看经销商来进货的程度。从今年第一季度来看,我们瑞士对华,对香港出口的数据同比是有增长的。从今年展会上来看,我也有很多经销商朋友,但今年没有见着很多,这里面就反映出一个现象,来进货的经销商人数比去年有所下降。所以市场有时候是凭经验来主导的,有时候是根据政策来引导的。

  从中国的一些规定来看,我觉得价格较高的表还需要段时间才会好起来,即使你现在有刚性需求,因为我们中国人手里的现金流都特别大,哪怕我们的编辑买一块几万块钱的表都不在话下,买一个十万块钱的表,垫一下脚也就买了;再比如我们的政治家、企业家,从他们的收入来看他们也不可能买不起,但是他们为什么不敢买呢?因为中国存在着一种仇富心态,哪怕你带一块镀金表,人们就会联想到你是一个贪官,这样的负面心态还没有消除。所以我们今年看主打区域还是在三万元左右的这个区域居多,另外一个是十万元区域的。十万元区域里面是指金表。这两个区域是手表领域中竞争最激烈的价格段。

  PCLADY:您的第一块表是什么品牌?

  潘箭:我的第一块表是欧米茄,九几年的时候,那完全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是喜爱才会买。我也是因为这块表才慢慢进入到这个行业的。

 

    更多相关报道

   【专访】对话钟表文化布道者常伟 信息平等透明腕表市场才会长久

   【专访】对话媒体钟表主编康威凯 制表更需要全球视角

转载声明:太平洋时尚网独家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巴塞尔钟表展   2014巴塞尔钟表展   潘箭   国表   机械表

分享到:
精品推荐